赵晓迁

过去的一年里,在“VR元年”概念的引领下,与VR、AR相关的产品、服务想火上一阵并不难。然而步入2017年之后,大家越来越发现,行业要发展,单靠卖概念肯定行不通。

于是我们开始观察寻找现在行业内留存的优秀企业,并有了惊人的发现。

进入我们视线的企业叫做奥创科技。奥创科技实在低调,低调得做了几个超跑项目数百万的订单,在业内却不太为人所知。

Advertisement

根据一般的市场信息反馈,B端定制的VR项目,价格通常都不会超过百万元,大多数甚至不会超过50万元。我暗自寻思,这个接连完成过若干个百万级项目的奥创科技长什么样?

还好有业界朋友引荐,联系到奥创科技的CEO赵晓迁并不难。8日,赵晓迁来到极AR,接受了我们的采访,并且展示了给大客户做的几个案例。我们整理了采访的信息,关于这家公司的基本面貌,大概都包括在这“六问”里。

一问:奥创这家公司到底什么背景?

从赵晓迁的话语间,我只能总结说,这是个奇人。据说《复仇者联盟》他看了不下三百遍,从早到晚不停地看。不为什么,就是喜欢,乃至公司名都用了电影里大反派的名字(细节请看其视频自述)。这种变态的玩法,被他用在了盯项目质量上。

赵晓迁是建筑设计师出身,创业前,年薪百万,可以算得上是衣食无忧,大概也基本财务自由。有一天,就如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,看到了某个东西,就毅然决定创业了。这个东西不是VR,而是Unreal引擎。引擎这东西,说穿了都是提升生产效率的工具,大概是建筑师赵晓迁同志饱受建筑行业没有趁手工具之苦,看到了自己脱离苦海的机会。

创业都是苦尽甘来,早期团队小得可怜,赵晓迁说他早期的小伙伴都是“人家的妈妈送过来的”。第一单生意跟厦门鼓浪屿有关,拿到手才三万。跟百万年薪比起来,个中苦泪大概只有赵晓迁方知其味。最惨的时候,甚至接受了Unity的支持,在Unity的楼里办公——干着跟Unreal有关的活儿。

苦尽甘来,现如今,服务了兰博基尼,又服务了阿斯顿马丁和雷克萨斯。不再是拿三万元订单的吴下阿蒙。

其团队核心成员的信息,赵晓迁在视频中也有所提及,不过旁观者清,道来倒也不如他的自述精彩。

二问:几百万的订单,做的什么业务?

简单的说,是展厅的打包方案,不仅仅包括VR内容。

原先也觉得不可思议,行情如此不好做的环境下,纯VR内容的项目能上百万,如果不是说书,那就是甲方特别傻(规模大、复用性很强的不在此列,例如一些学校的招标,仅我们所见就有多个高中大学在招标,动辄百万)。

赵晓迁拿出来的,不仅仅包括用VR的方式来呈现客户的产品,还包括了整个展示区域的全套设计方案。VR是其中一部分,也是比较关键的部分。关键主要体现在可交互上。用VR来展示产品,需求集中在用有限的场地展示更多款式的产品,例如车这种比较占空间的消费品。

三问:这种业务有核心竞争力吗?听起来好像很多公司都能做

事实如此,单纯从VR内容上说,很多公司确实也都在做。这方面,赵晓迁本人也并不否认。

我观其项目产品,有两大特点,其一是设计质量,其二是制作质量。

设计这件事,本身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,正如文章一般,单看一篇,难说是好是坏。看多了,自然略有所感,即便说不清具体好在哪里,不好在哪里。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。我们也观看了奥创的一些项目成果,其整体设计感,看着比较舒服。

制作质量,单看其一个项目的视频即可。

据说车身的反光,极其接近自然光。赵晓迁说,这是模仿真车的制造,用了“七层漆”。我孤陋寡闻,第一次听到VR内容制作中,还有“七层”材质的说法。本人当年也算是个精通Softimage的高手,不过从来没试过7层材质。

但,不得不说,那确实是一辆“好车”。视觉比例上,真实感也很强,到底是Unreal高手出产的产品。也让人联想到一句话:不可小觎天下英雄。

赵晓迁自述的核心竞争力有这么一点:做多而不是做少。意思是,他们经常会在甲方的需求基础上,额外增加大量他觉得对展示有帮助的东西,而且一般很有难度,据说是为了挑战自我。

站在甲方的立场上看,显然乐见其成,前提是“兄弟你得能搞得定”。站在我的立场上看,大多数乙方的老板,大概都不会这样没事找事。在商言商,一个价钱一分货,一样的价钱,我拼命给你多做点,不光多做,而且还是有难度的东西,是不是傻?

赵晓迁当然不傻,前面说他是个奇人,其实还应该说他是个天才,别人眼中的傻在他这里就是核心竞争力。

四问:他们收入怎么样,真的挣钱吗?

据说利润率能控制在35%左右。

五问:这种项目一年能做得了多少个?

公司的属性,本质上说,目前阶段仍是“定制”。对于定制而言,收入的多与少,就取决于产能。做得再好,一年如果只能完成一个项目,那也没什么前途。

奥创的每个项目,总会积累几个可复用的“插件”。这个所谓“插件”,大概是对外行人说的,比如媒体。从开发的角度讲,应该是开发框架一类的东西。从原始的生产关系讲,提升产能就是要提升生产效率,提升生产效率主要靠提升生产工具。

在Unreal方面的专业性,无疑只是个底子,是基础。奥创的积累,为自己提升生产效率提供了一定的保障。

奥创科技完成一个大项目一般只需要三个月。

六问:他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发展?

做什么,和能做什么,其实是两码事。大多数创业者跟我侃侃而谈时,聊得最多的其实也是“能做什么”,言下之意似乎是“你看我有很多潜在的机会”。

通常我都只问一个问题:哪个业务挣钱了,或是马上能挣钱?这个问题会直接过滤掉很多所谓的“机会”。

创业的故事太多了,就导致鸡汤太多了。天下英雄大多一身本事,然而身怀多项绝技的高手往往不甘心去当那屠户,所以金庸古龙之流笔下的豪杰往往都很穷。

赵晓迁也身怀绝技,但他的话说来说去,无非也就是一件事:深耕。

其实深耕也是一件很要命的事,万一挖错方向了呢?耕死了也犁不出一块庄稼地来。所以哪怕喊着深耕的口号,也得抓那些看得见的。所以赵晓迁的后半句就显得很明智:深挖汽车领域和房地产领域,同时积累数据,为更广阔的市场做准备。

奥创科技在为甲方完成项目时,通常还提供一套数据统计,用于甲方评估效果。这个数据未来怎么用,还没想好,但赵晓迁认为只要市场发展起来,就一定能用上。

后记

创业者们大多非常聪明。我一路拾人牙慧,一边观察一边总结。

此前曾当面听一个知名投资人评价一家企业为“骗子公司”,理由是不走正道。其实那家公司只是在一个计划经济的环境里,努力争取着存量巨大的市场份额,业务本身无可厚非,相反还赚得盆钵体满。但在“市场经济”价值观的投资人眼里,许是与价值观违和的。

赵晓迁的奥创科技,说直接一点,目前是个接外包项目的公司,这类性质的公司国内遍地都是,在某些创业者眼中,干这样的买卖似乎“没什么前途”。当然做得厉害的也有,比如东软集团,但绝大多数比较平庸。

平庸的主要原因可能不是能力上的差别,而是一种特殊的东西。赵晓迁就敢说“不光满足甲方提的要求,还拼命加更多我们觉得有必要的东西”,我几乎能想到甲方点头满意的表情。几百万的单子他不拿谁拿?

这很直观地反映了一句老话:吃亏就是占便宜。这句话懂的人一定特别多,但是真的敢做的恐怕很少。

创业太需要底气、胆气。两者都有才是真正的智慧。

2016年,奥创科技获得上市公司新城控股的天使轮投资。从2016年1月至今,新城控股股价涨幅最高接近73%,2017年Q1净利润同比增长121.82%。这样的上市公司做这样一笔投资,大概还是蛮明智的。

极AR立足于AR领域,以专业的知识、专业的资源、专注的态度为标准,努力在AR领域为用户打造沟通最有效率、分享最有价值、资源最为全面的AR交流群。随着Android Arcore/ ARkit的发布,新的技术不断开发,新的应用不断发布,新的机遇蓝海正在发酵。

C:\未32.png

加入极AR交流群,您可以:

  • 搜寻AR产品创意;分享AR技术心得;交换AR市场资源;
  • 掌握苹果、谷歌最新AR资讯;了解国内AR产品最新动向;体验最全国内AR应用游戏。

群名称:极AR用户交流群

群 号:534089307

二维码:

534089307
群号:534089307